第二十一章 孤城江阴(1/2)

加入书签

  崇祯十八年,公元1645年,夏。*随*梦*小*说 suingla

  此时距离崇祯帝自缢于煤山不过一年有余,天下已然风云变幻。

  三月,清军进抵扬州。

  四月,扬州失陷,清军屠城。

  五月,闯王退武昌,清军占领南京,颁布剃发令。

  六月,江阴城。

  大明帝国的国祚或许真的将尽了,改朝换代,物转星移,本就是一件古今皆有的平常事。

  可这古斯建奴,千不该万不该,打我汉家风骨的主意。听说那伪清摄政王,还说了一句“君犹父也,民犹子也;父子一体,岂可违异”,竟把全天下国民,都看成了他们古斯人的奴才狗子。

  何其可笑?

  我堂堂衣冠上国,岂能作那夷狄打扮?

  六月初一,江阴城文庙。

  骤然来到此地的玄鸣元气大伤,一直就在文庙之内调养身体。

  幸好他自拜入师门便开始蓄发,加上身上所着的清虚问道袍,能让他如雨落池塘一般消融在这个世间,而不会被当成外国来客。

  文庙射圃之内,玄鸣在缓步参观。

  礼、乐、射、御、书、数,君子六艺。这文庙的射圃,就是给儒生习射的地方。

  看着箭靶上那稀少的箭孔,玄鸣默默叹了一口气,这儒生的武风,果然是凋零了,如果这天下的儒生,都能学到孔子真正的教诲,国势也不至于此。

  这时,一个迅疾的黑影从射圃上空掠过。

  玄鸣抬头看去,只听那黑影惊奇地咦了一声。

  未等玄鸣反应,就嗖地出现在了玄鸣的面前。

  来人身着一套黑蓝双色的贴身软甲,黑色的特殊甲胄下,是蓝绿色的底衣短裙,战靴高耸,皆没过膝盖。腰后背着一把长条状的机关木匣。

  她的上半部脸遮盖在一副银蓝色面具下,绛唇轻点,嘴角在俏皮地微微翘着。

  “道长,你们纯阳不是说要封山隐退避世的么?你怎么独自出现在这里?”

  为了表示礼貌,她把脸上的面具摘了下来,露出了一副俊俏的脸庞,眼影淡紫,同时自我介绍道:“在下唐门,唐呦呦。”

  面对这种情况,玄鸣脑筋转得飞快,来人明显是认识跟他一样装束的门派子弟,此时说多错多,他只淡淡回道:“玄鸣。”

  他想起了在清虚派学艺的时候,师父池祈那想说不说,欲言又止,时不时发呆的追忆脸。眼前这位自称为唐门唐呦呦的女侠士口中的纯阳,或许就是师父提到过的那个天下闻名的大派,清虚一脉这个分支的主干。

  思定,玄鸣见唐呦呦脸现尴尬,便笑了笑,再道:“贫道是奉师门之命来查看情况的。”

  唐呦呦哈哈一笑,手持着面具往玄鸣的肩膀点了点,道:“你们这些纯阳道士,果然闷骚得很,嘴上说不管不管,实际上还是会来查看的嘛。走吧,既然来了,不去武林盟找我们,在这地方蹉跎个什么劲?”

  她说完,就带上面具纵身一跃跳上了墙头,回头看来。玄鸣连忙展开小云纵提气跟上,只听唐呦呦一边带路,一边观察了会,笑道:“道长,你的梯云纵也没怎么练到家嘛。你不会是偷跑下山的吧?”

  玄鸣微微一笑,既没否认,也没承认,这让他怎么回答,难道告诉她他不是这方世界的人?

  此时正是闰六月,新来的江阴知县方亨在文庙上香完,正准备回返。一百多名文庙诸生和一些老者把他围在了文庙的门口。

  玄鸣见到这情景,停下了脚步,唐呦呦见状也停了下来。

  领头的乡老代表众人向知县问道:“现在江阴已经归顺,想必没有什么事了吧?”

  知县方亨回道:“只剩下剃发了。前几日派来的四个满兵,就是为此而来。”

  人群开始喧哗,乡老代表大家又问:“发可以不剃吗?”

  方亨不耐烦地回道:“这是满清的律法,不能违背。”说完,就示意差役分开人

章节目录